那一刻我長大瞭的作文400字

成長就像是花骨朵兒開放的過程,必須經過各種各樣的磨難,才能開出美麗的花……下麵是由小編為大傢整理的“那一刻我長大瞭作文”,僅供參考,歡迎大傢閱讀。

那一刻我長大瞭作文【一】

今天是星期天的晚上,嚮往常一樣夥伴約我去踢球,在路上看見那些街頭混混,我總有些不自在。

到瞭廣場我們先打小組賽,不一會兒,我們已經汗流浹背,都快脫水瞭!

夥伴托我到附近商店為他們買水喝,我是一個大方的人,毫不猶豫的答應瞭,在買水的路上,我穿過一條小巷。小巷裡沒有光,看不清前方的路,我膽小,所以走得很快……到瞭商店,我抱著幾瓶水就往回趕,在小巷裡,隻有我急促的腳步聲和口袋沙沙的聲音。突然,一束手電筒光照著路,我很高興,以為不用那麼慌張的跑瞭,所以沒在意。那個年輕人走過來,問我:“小子,有錢嗎?”沒有!我慌張的答到。沒有就走吧!雖然他沒把我怎麼樣,但是在回去的路上我的心久久不能平靜。

在這個社會上,人們實在沒有安全感。那一刻,我長大瞭。我看見瞭前方的路,仍然是一片漆黑。路上,還是隻有我急促的腳步和口袋沙沙的聲音……

那一刻我長大瞭作文【二】

成長就像是花骨朵兒開放的過程,必須經過各種各樣的磨難,才能開出美麗的花……

那是一個陽光明媚的早晨,我還像往常一樣走出瞭傢門,騎上電動車朝著學校出發,去迎接中學生活的第一次挑戰。臨走時,我對媽媽說“這一次我一定能考個好成績,來回報您對我的付出。”

等到快要開始考試時,我仍坐在座位上,靜靜的拿著語文書背著課文。可能是因為我呆在那裡入迷瞭吧,竟然連廣播聲都沒有聽見,直到老師來提醒,我才回過神來,慌慌張張地跑到瞭考場,迎接這一次挑戰。等到回傢時,我低著頭不敢直視母親的眼睛。等母親走到我面前時,我真的希望讓母親把我打一頓,消消氣。可是,她卻沒有這樣做,隻是說瞭一句:“一次小考試不算什麼,隻要你儘力瞭就行瞭。”我含著淚跑出瞭傢門。

等到我回過神來時,才發現我前面有一條清澈的小溪,夕陽照耀在平靜的水面上,我細細思量我平日裡的表現,的確有些心浮氣躁,不夠刻苦踏實,而學習是半點馬虎不得的,一旦偷懶在考試時變會暴露無遺。

風輕輕地吹拂著,這一刻我感覺到自己長大瞭。

那一刻我長大瞭作文【三】

自己睡覺的感覺可真有些可怕。

我用眼睛掃視臥室裡的一切:小梳妝臺、寫字臺、書櫃和我的雲朵吊燈。白天可愛的它們此刻像是一群怪物,張牙舞爪地向我撲來。我不敢再看瞭,一骨碌躲進被窩裡把身子縮成一團。我使勁閉緊眼睛,緊緊抓住被子一角。“我不怕,我要自己睡覺”。我使勁的想使自己睡著,可怎麼都睡不著。靈光一閃,我想起瞭動畫片裡的絕招“一隻羊、兩隻羊……”。夜靜靜的,皎潔的月光照在窗簾上,昏暗的光顯得很柔和。我的心逐漸靜瞭下來,細細傾聽,都能聽到心臟“撲通撲通”的跳動聲。我感到一個熟悉的溫暖“啊,這個不錯!”我把心愛的小熊抱入懷中,進入瞭夢鄉……

“嘿,小丫頭,你成功瞭!”爸爸把我叫醒。我揉一揉眼,臉上綻出瞭笑容。“你長大瞭!你長大瞭!”媽媽不停地誇我。

哈,那一刻,我長大瞭!

那一刻我長大瞭作文【四】

同學們隨著年齡的增長,也慢慢的長大,慢慢的開始變得懂事起來。懂事的我們開始幫助大人做利索能及的事。

記得有一次,媽媽太累瞭,不想做飯,便做瞭蛋炒飯,我看媽媽那麼累,便自告奮勇的上去替媽媽炒。我先打瞭兩個雞蛋在碗裡,然後,用筷子攪勻,此時,蛋清和蛋黃被我攪得黃澄澄的,我把煤氣按開,在鍋裡倒上油,那藍幽幽的煤氣“滋滋——滋滋”的舔著鍋底,鍋中的油笑開瞭花,我把攪好的蛋倒入鍋中,頓時,“啪嗒啪嗒”的聲音便鬧開瞭鍋,鍋中的蛋好似一個太陽一般,我把雞蛋翻炒幾下,鏟到碗裡又把米飯倒入鍋裡,澆瞭點水,把它炒熟後倒入炒好的雞蛋,切一點火腿腸丁到進去,來回翻炒,有加一些鹽和雞精,炒好瞭又加一些蔥,然後加一些油。完成瞭!我拿瞭一個碗,盛瞭一碗端給瞭媽媽。看見媽媽笑,我也是十分開心。

還有一次,媽媽生病瞭,妹妹沒人照顧,我便主動帶妹妹,我把妹妹放在毯子上,然後,把積木倒在地上,搭瞭許多許多的城堡,房子,還有各種各樣的建築物,我搭一個,妹妹就用手拍倒一個,但是,我一點也不生氣,看到妹妹呵呵的笑,我也是開心極瞭!我又看到媽媽欣慰的笑瞭笑。

那一刻,我感覺我長大瞭!

那一刻我長大瞭作文【五】

一天,我正美美的睡著懶覺,“叮鈴鈴——”誰呀,大清早的?我一接電話,原來是媽媽:”快看書房電腦桌上有沒有一份資料?”我跑到書房,一份資料正端正的擺在桌子上面。“有啊,怎麼瞭?”“這份資料很重要,,你快給媽媽拿來!”媽媽焦急的說。“啊?外面在下大雨呢……”正當我為難時,媽媽改口說“算瞭,我再想辦法。”我擱下電話,心裡想自己已經是大孩子瞭,可以幫媽媽做些力所能及的事情瞭,下雨就下雨,我決定立刻幫媽媽把資料送過去!

我打著傘,走到車站,看著公交車一輛輛開過,卻始終看不到我要等的車。雨斜斜地打在我身上,順著我的臉頰流淌。十幾分鐘過去瞭,車還沒有來,我轉身看看站牌,一籌莫展。車終於來瞭,車廂裡早已是人滿為患。我擠上車,被“濃縮"在人群中,我在越來越小的人縫中哭熬著,短短七站,就像過瞭七個世紀那麼長。

終於到站瞭,我擠下瞭車,又恢復瞭“原形”。拖著麻木的身體,我走進瞭媽媽的辦公室,,叫瞭一聲“媽媽。”媽媽驚奇的抬起頭,說“你怎麼來瞭?”我從懷裡掏出資料,媽媽看到它,緊皺的眉頭舒展開瞭,目光中透著喜悅。

她為我擦去臉上的雨水,笑著對我說“我的孩子長大瞭,能為媽媽辦事瞭!”